• 太阳 - [生活是一面旗] | 2009-09-04

         太阳太阳!

    这个,我强烈追求了许多年的图腾!然后遗忘了九个月,现在,它回来了!比之前更为强烈的吞噬我的浮躁和不安,更为凶猛的让我安心,让我无惧!

         很好!

         Timmy说的很对,我是变笨了。我眯起眼睛看人与人间的虚与委蛇,只懂得放任却不懂得制衡。如果不是跳出来看待一些东西,我想我依旧很懈怠,依旧模糊我的目的,依旧沉浸在虚无飘渺的表面现象里,依旧用我没有察觉的速度枯萎、垂死。于是,某些句子我不想听了,我可能也会和蔼而亲切的回答:“是么?这样不错! ”因为我知道,有些东西看似一派惺惺相惜,却比梦幻泡影更为虚假,那么一字记之曰“藏”。

         然后你问我什么最重要,我竟也迟疑。原来外放的九个月,我的糊涂已经这么纵横。四年江安,而你却还记得。你说理想最重要,我对自己也这么说。我听的歌,你说他们很范儿,但其他人说他们很吵!是啊,很吵。但歌者大多生活得苦涩凄迷,却用无比美好的情绪坚守自己的理想,只此一点不容逾越却能提点我何为立于世之真义。毕竟你们曾对我抱持这样好的期待,你们没做到的,希望有一天我能做到,而我做不到的,自然也希望将来有人做到。这些强烈想要被完成的才是免我惊,免我忧,免我四下流离,免我无枝可依的东西。它不会主动对你说诱人句子的同时对另一人也施以同术,亦不会以喜好相近而将你如影子收藏。你看它一眼,它亦看你一眼。只要我付出相对的努力,它绝对会给我相等的回报!时至今日,我终于明白某人外放十九年而不弃节杖的因由,这何尝不是一个关于一生的追求,如果我今次懂了,那么我可以重写一些句子,比如,只要心够绝,就能征服痛苦,控制它,利用它!

    Tag:
  •  

     

     

         最近的生活太八卦了,让我除了微笑之外自觉没有必要做出任何多余的反映。而我读的东西似乎依旧有所走偏,电影过于苦涩,纸书过于悲戚,都是一些无中生有的论调,然后呢,我被浮躁吃了,主流不是问题,偏行也没有关系,重要是有耐心,拥抱所有挫败感等待千树万树梨花开……

         公司的学生宿舍的确很适合我这种大宅门的性格,不用反反复复的沉沦莫须有的人际关系,上学也只用十分钟就可以走到,即便很喜欢坐火车从某地到某地的奔赴感,但腾空的五十分钟用来读读写写也是不错,或者休眠?呵呵!都好。

         九月了,中秋将近。只是觉得消息半浮沉,或者吝惜秋雨?又如何才能一半西风吹去?时间过的真快。翻到了老照片,上面的你们都还很飞扬,重看很欣喜。而想起跟某人每天的图书馆时光也是几多温暖。那些惊节序,叹浮沉的就似水东流罢了。

         于是

         不安和抱怨都回到了他们居住的盒子。

         很高兴你跟我有同样的信念。

     

  •  

    陪伴我将近两年的蓝色小花日记本终于也记到了最后一页,这两年,真是让人感慨万千。从江安我那承载我全部生活的一隅到人南路的科学院又至如今的北威州。继而,我又搬家了,呵呵,搬回了Duisburg。我这种人,果然不适合步步为营的冗繁人际……

    天至黄昏,人亦至其家。

    这两年过的很动荡,大多是苦涩和甜蜜。

    我再也回不去那个口出狂言的年代。回望也不免觉得时间刻薄人,只是觉得很多东西不能一直宏伟下去,又或者终究有一天也是会残破。然而该继续的还是要继续,至少现在我身体里还有追逐的欲望。莎翁曾言:“不在此刻,必在将来”,这种之于未来的无可想象对我才是最好的报偿!

     

     

    Tag:蹉跎
  •      五月了,日复一日的想念以及日复一日的沉淀。

         看月缺月圆,划过不同的年代!时间和空间……

         想起去年于成都的这段时光,地震、毕业、送别、十三楼A9……

         不知不觉一年过去。每天整点的新闻依旧塞满了整个世界的眼泪;街上的人依旧形色匆匆;书架上的书还是都没有看完;我的水蓝色的日记本封面磨损的那么严重,是因为每天都带在身上的缘故么?从三月开始wacom躺在了抽屉里,真想要快点把它拿出来;我总是被风的呜咽声吵醒,这里的季节那么反复……

         这些,告诉我。时间一转眼,已是多少年以后。

     

  •  

         最近的生活是以前不曾经历的,有改变是好事!还有,我觉得我没那么自虐了,呵呵!

         有时候觉得我的身体是个废旧工场,我的生活让它的零件铿锵作响。

         越来越喜欢《琵琶记》,里面太多隐隐的比喻让我很着迷。

         还有,我要好好学德语,为了一切,还有不让你担心!

     

  •      假期结束了。

         假期作业拖到最后一天写。熬夜至此,还折磨亲爱的你陪我到这么晚!帮我听,帮我改错!(我确实觉得自己是个大恶魔!)

         现在与回忆的某一个时刻重叠了,多么像大学时候,我冲好咖啡在江安的小窝里熬夜。咖啡喝的想吐,动画短片也永远做不完,没有白天,都是延长,只有时间!

         总归是我太懒了,拖拖拉拉的~

         再这样贯彻我懒个不停的原则,就行将就木了,呵呵!

         末尾引用家兴的签名“只要决心够,就能征服痛苦,控制它,利用它!”

         恩,大家共勉!❀

    Tag:永夜 延长
  •  照片的末尾就是久负盛名的莱茵河了!!

        

         看着这么多同心锁,只能感慨古今中外的人都是这样相爱~

        

         明天不上课,居家宅,翻出来了二月在科隆拍的照片若干,同心锁耶!

        

         不知道这些可爱的爱人们是否扣了锁便把钥匙丢进莱茵河?我只知道黄山天都峰的同心锁是很出名的,据传闻每年有很多人专门去看,呵呵,他们是将钥匙抛入悬崖~

        

         明媚了四月就要来了,我又可以唱:“树叶又绿了,刚刚过了冬天,还是像去年一样!你笑的很欢畅,哭的那么忧伤,永远走不到远方……”

     

  •      整理过去写的字总是容易让我百感交集!一边听周云蓬的《叫我怎能不想她》一边整理便使得这种感情更甚。天至黄昏,人亦至其家。呵呵!一个冻水消痕,晓风生暖的三月,没有春暖东郊道,只是徒留东西南北风恣意的吹动整个Duisburg